广告

高通遭反垄断调查 高通骁龙处理器排名 华为高通一键解锁工具

综合媒体

2013年,当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因涉嫌违反中国《反垄断法》而面临10亿美元罚款的威胁时,该公司采取了一种新颖的对策:为自己辩护。这在中国被视为不同寻常的举动:面对北京的官**僚体制,外国企业往往只是认罚。

“多数公司只想交了罚款,然后翻过这一页,”北京一名律师称,“从技术角度来讲,他们可以上诉,但是,你想想,为什么要让自己处境更糟糕呢?”

一年过去了,尚不清楚高通的策略是否奏效。随着裁决时间临近,这起闭门调查已经涉及国际外交和含蓄的威胁。由于官方媒体攻击高通聘请的明星专家,该案一度进入公众视野。不过,该案有可能重塑全球智能手机的专利体系,这是更加利害攸关的事。

高通正受到中国掌握实权的中央规划部门——国家发改委(NDRC)的调查。发改委有着令人胆战的名声。用另一位律师的话说,发改委的赢率“就算不是100%,也相当接近”。

这是一个高通输不起的案子。可能的罚金——最高为其上一年度在华营收的10%——将相当沉重,但真正的风险在于,北京方面可能强迫高通降低对3G和4G智能手机收取的专利费(目前为全行业最高),潜在导致高通在其他市场面临类似要求。

“这将对其业务模式造成毁灭性打击,”桑佛 伯恩斯坦公司(Sanford Bernstein)的半导体行业高级分析师斯泰西 拉斯甘(Stacy Rasgon)称。

高通案之前,已经有多家美国科技公司冒犯了中国当局,在华外企日益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平对待。

北京的官员也一直在劝阻,有时甚至禁止国有企业和政府机构购买苹果(Apple)和IBM之类的美国高科技公司的产品。去年7月,微软(Microsoft)的几处办公室遭到中国另一家反垄断监管机构——国家工商总局(SAIC)的突击搜查。过去两年,发改委启动多起针对海外公司的价格操纵调查,引起人们关注,所涉行业从婴儿配方奶粉生产商(包括达能(Danone)和恒天然(Fonterra))到汽车业。

内部人士

2014年2月,时任发改委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公开暗指高通是“专利流氓”,称“有些公司拥有知识产权之后,实际上在滥用,用拥有的专利,实行歧视性的价格或者收取高额许可费用”。面对一场全面爆发的危机,高通采取了一种积极辩护的策略,包括聘请曾起草2008年中国《反垄断法》的经济学家张昕竹,试图证明高通没有违反该法律。

在中国反垄断法领域,张昕竹据称是最顶尖的法律顾问,也是收费最贵的,他承认每小时收费800美元。他是中国社科院(CASS)的经济学家,曾在图卢兹大学(University of Toulouse)获得博士学位,师从让 梯若尔(Jean Tirole),后者因监管方面的研究获得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张昕竹在上世纪90年代末回到中国后,起草或帮助起草了很多法规,所涉范围从反垄断到电力市场改革,如今这些法规正规范着中国市场导向型的经济。

他也曾是向政府提供反垄断建议的一个精英委员会的成员,这一职位与他为被指违反《反垄断法》的私营企业担任顾问的收入颇丰的副业略微不相称。

北京一名外国律师称,高通聘请张昕竹的决定是一个“危险的对抗性举动”,特别是后者曾屡次顶撞中国高层。他曾经批评政府在运用他帮助起草的法律时尺度不一致。

发改委对于2011年张昕竹痛批该部门办事方式的举动本来就耿耿于怀。因此,当去年8月张昕竹与两名美国专家共同编写并提交一份为高通辩护的报告时,他立即被指责为涉及利益冲突——“东食西宿”。

官方的新华社发表社评称:“在很多时候,张昕竹们的行为甚至会直接威胁到国家安全。”张昕竹被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解聘。

去年9月,许昆林称:“我们对照国务院专家咨询组的工作纪律,发现他严重违反了工作纪律,这个事情首先是不妥当的。”

张昕竹称,他的家人遭受了某些“后果”,但未具体说明有哪些后果,不过他同意接受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采访以正视听。

“我多数的朋友都说这不是个好主意,他们认为我应该保持沉默,”他坐在离他家不远的一家星巴克(Starbucks)咖啡厅里表示,“(但是)我没有利益冲突,因为我只给高通提供咨询。”他补充称,他在委员会的职责并不涉及在具体案件上为发改委提供建议,而且委员会所有成员都在从事私人咨询顾问的副业(这一点得到了另一名成员的证实)。

高通已经否认与张昕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