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淘宝店铺可以注销吗 淘宝好评可以删除吗

综合媒体

认定还需要进一步细化;其次,进一步提高消费者维权的便利性,明确补偿措施;另外,加大惩罚力度,规范商家行为。

目前,消费者大多对草案持欢迎态度。不过也有网民担心,将来能否真正落实还有待更多保障。现实中,消费者向实体店进行食品安全方面的索赔尚且不易,平时很多消费者遇到小的食品质量问题,一般都是一忍了之,走维权之路往往困难重重,在此情况下,网购食品维权或将更为艰难。如果制订后难以实施,则难免遭遇沦为“花瓶”的尴尬。所以,也希望能够保障法律的可操作性,在完善法律法规的同时,能够加强监督,管理其使用情况,效果也许会更好一些。

淘宝每年遭上百万起恶意投诉

互联网是现实的一面镜子,线下存在的各种不法行为,在线上同样在不断露头。如今,现实世界中的“知识产权流氓”,就正在大举进入到网络平台。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从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获悉,目前淘宝网就面临大量的恶意品牌投诉案例。一些职业的恶意投诉品牌,没有实体的买卖或企业,只有一个空壳公司。然后,将非显著性的名称进行商标抢注,进而对淘宝卖家进行品牌投诉,达到其“敲竹杠”的目的。

大促前遭恶意投诉商家损失20万

在淘宝网开鞋类店铺的王锋(化名),2015年时就遇到过一次恶意投诉。除了被品牌方勒索4000元之外,因耽误了促销的最佳时间,导致他损失了20多万元。

王锋在石家庄经营鞋类批发生意,2012年开始接触电商在淘宝上开店。经过多年的努力,如今的流水每月能有数十万元。然而2015年10月,王锋所卖的一款很火的“刀锋”鞋款却遭到恶意投诉被迫下架。

“当时这款鞋的销量很火,每天都能卖100多单。因为这款鞋底镂空较多,因此都叫他‘刀锋’鞋。当时觉得‘刀锋’只是一个描述,也没听说有厂商为这个词注册品牌。但后来突然因为‘刀锋’遭到了投诉。”王锋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王锋回忆说,当时有个自称在福建的品牌方因“刀锋”这个词,投诉了他。“要是平时投诉我也不着急,但当时是在大促销的前期,光这款鞋的货,我这边就备了数千双,为上促销也投了很多钱。而他一投诉,我这鞋就得下架。”

就在王锋与平台方就投诉的情况进行沟通时,这个福建的品牌方突然联系上他,并让其通过QQ跟他联系。在沟通中,这个自称姓张的品牌方声称得给他9000元,才能被授权使用“刀锋”这个词。

因为大促销临近,经过几次砍价,王锋将授权的价格降低到了4000元。“钱打过去了,他们那边也撤销投诉,但说好给的授权书则一直也没有。”虽然撤销了“投诉”,但因为前后折腾了一个多星期,这使得王先生错过了销售的最佳时间。“搞电商的都懂,这个促销时间商品一下架,因为竞品很多,流量很难再回到你这边。”因此,王锋备的货仅销售了不到五分之一,前后总共损失20多万元。

而与王锋有类型情况的还有李某,他同样也是被福建的这个张某以“刀锋”品牌词恶意投诉,结果支付了数千元的费用才解套。

古稀老太注册上百品牌用于投诉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情况如今在淘宝平台上已并非少数,其背后甚至包藏着某种灰色地带的“产业链”。

淘宝平台治理专家巡洋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每年淘宝网面临的此类恶意投诉多达上百万起。“正常的权利人投诉,是全年都在进行。而发起恶意投诉的所谓“权利人”,专门盯着行业内的顶级卖家,以及大促销这样的时间点,进行密集的品牌词投诉,以达到敲卖家‘竹杠’的目的。”

巡洋向记者透露,据淘宝平台治理部调查,家住北京、现年已近70岁的老太太张某某,就注册了上百个品牌关键词,例如“破洞”、“邮差”、“花苞”等,然后对涉及这些词的商品进行恶意投诉。

“有一种带洞的牛仔裤,特别受年轻人喜爱,销量很高。张某某就选在大促销的前夕,用‘破洞’这个品牌对平台上的近千件商品进行投诉。”他说。

巡洋分析指出,因为上平台促销,商家前期已有很大的投入,所以面对突然而至的此类恶意投诉,即使明知是敲诈,不少商家也不得不选择在这个时候妥协,私下给所谓的“权利人”一定的金额——一般都是从几百到数千不等,让其撤销投诉。

“因为张某某确实拿到了商标局的注册证,从法律层面上,平台很难不支持张某某的投诉。”但面对如今众多的恶意投诉案例,淘宝方面也选择对于影响较大的恶意投诉进行抵制。

“比如,有一个李姓权利人注册了‘软玻璃’这样品牌,然后跑到平台要求下架所有含‘软玻璃’这样词的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