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送外卖的差评会有什么影响 外卖一个差评会怎么样

综合媒体

来至少能有几千元的盈利。“至少能抵了儿子每个月的房贷。”虽然辛苦,但这样的“何乐而不为”,在周宁看来“值得”。

然而,这一切,随着近日的一则消息戛然而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滕佳材在公开场合谈到“家庭厨房外卖”时表示,家庭厨房没有法律界定,不支持这种网络订餐方式。

此后,对于“家庭厨房外卖”的监管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食品监管二司副司长崔恩学表示,不管是叫家庭厨房还是家庭私厨等,如果它的服务对象是不特定的社会公众,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种食品经营行为。既然是一种食品经营行为,应当依法获得食品经营的许可。

“食品经营许可”,周宁说,自己看到这几个字时,“使劲拍了一下大腿,我这几个月不就和街边无照经营的小作坊没区别吗”。

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周宁一狠心关了自己的“外卖小店”。

就在关店的第二天,周宁却收到了“声讨”微信。原来,是以前经常在周家“外卖小店”点外卖的年轻人要求“开店”。

刘斌便是其中一位顾客。在同为湖南人的刘斌那里,周家的“外卖小店”早已超出了简单外卖的意义,而是“妈妈的味道”。

只要是加班,下班前在周家的“外卖小店”点一份热菜加米饭,已经成为刘斌几个月下来的习惯。“我的单位在中关村,回百子湾的家一般都会遇到堵车,但想着回家就能吃上热菜热饭,本来堵车带来的焦躁也就缓解多了。”刘斌对记者说,其实朋友也曾和我说过“家庭厨房外卖”的卫生安全隐患问题,“但每次周大爷送来的饭菜都很可口,肉质不错,蔬菜也不会出现过老、变色等,我信得过”。

之所以锁定周家的“外卖小店”,也是因为在“家庭厨房外卖”过程中曾经“栽过跟头”。

半年前,刘斌在同一家“家庭厨房外卖”APP上点了外卖,之后出现食物中毒症状。然而,在维权过程中,刘斌却四处碰壁。“商家和平台只要一句话就能把我顶回来——拿什么证明食物中毒是吃了他们的菜引起的。”刘斌说,发票、凭证等全无,“最后只能是自己为医疗费用、身体健康等买单”。

就在几乎失去信心之际,刘斌注意到同一个小区的邻居周宁家的“家庭厨房外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刘斌试了试,“其实,分享经济中最难突破的一点还是‘信任’的问题”。

“我曾经问过周大爷,怎么保证食品安全的问题,大爷当时就拍了做饭的照片,厨房整洁明亮,我也就更加放心了。”刘斌说,不过,平时使用“家庭厨房外卖”APP的朋友,的确很少会询问经营者的健康、私房菜的卫生等问题,毕竟很多都是朋友介绍的,“即使有细心的用户去询问,也很少有周大爷那样细心回复的,往往会被经营者推诿、忽悠。经营者的健康、私房菜原材料、制作过程、包装等环节的卫生,几乎全靠经营者的自律,这真的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不过,即使有家庭厨房的照片,可信度可能也不高。一名某私厨外卖平台的摄影师曾向媒体透露,他们去家庭厨房拍照一般都要修图,所以,一些在网上看起来很干净、很光鲜的厨房,并不一定都真实,“有一次我们去西城区一个胡同里的家里去拍厨房,看到煤渣土堆在门口时,我们就在想,这样的厨房做的饭能吃吗?但是后来发布出来的照片看起来肯定要好很多”。

此外,有私厨透露,私厨与平台之间没有就食品安全问题签署任何保障协议。“总体来说还是要看用户评价,好评多自然客户多,评论里偶然有一些差评也没关系,没什么惩罚,但差评太多的话,公司会过问。”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