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阳网 » 新鲜资讯 » 法眼 » 正文

女孩被骗传销后的遭遇 20岁女孩被骗陷传销窝

2017-08-09 综合媒体

南派传销就是以南宁为中心‘连锁营销’、‘纯资本运作’模式,以自愿为主,他们并不限制人身自由,还用返还部分“入门费”等方式给予上当者更多甜头。事实上,这与我们普通人心目中的传销模式相去甚远,人们更容易轻信,非常具有迷惑性。

台兄弟诈骗集团被捕 称大陆人越来越难骗

参考消息网4月18日报道 台媒称,陈姓4兄弟与母亲组诈骗集团,4兄弟各司其职,诈骗之外的生活大小事都靠母亲打点,集团其他成员也都称詹妇“干妈”,让承办警笑称:“妈宝诈骗集团”。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4月18日报道,检警调查,陈家4兄弟父亲不知去向,母亲含辛茹苦将他们抚养长大,1家5口从嘉义搬来桃园,兄弟档却从事讨债、贩毒和经营赌场,陈家老二还涉及轰动一时的桃园大树林帮主遭枪杀案。

曾加入诈骗集团的老大陈建男,熟悉诈骗流程想自立门户,写下“教战手册”,2013年8月起携3弟南下云林开诈骗机房,老大负责面试招揽“接线生”,交给老二训练,老三则是“电脑手”,负责电脑维护和广发简讯,老四则在诈骗后端“献声”佯装公安或检察官,4兄弟的妈妈则负责料理3餐和打点生活起居。

4兄弟合作无间,关键点都不假外人,老大还设定“止血线”,找来监狱服刑结识的李姓舍友,以每月3万元要他当“人头老板”扛责,但检警一一突破心防,让李男坦承:“陈男要我被逮时自称负责人出面扛”,加上成员交叉指认让陈建男百口莫辩。

检警还发现,集团认为大陆人越来越难骗,想转战东南亚,找来逃逸外劳,以泰文、越南文教战守则要求“按表操课”,但还在训练期就被捕。

大学生被骗传销殴打致死 施暴人叫屈:我们也是被骗的_

女孩被骗传销后的遭遇 20岁女孩被骗陷传销窝

网络配图

【被骗传销殴打致死】据安徽商报消息,去年7月,22岁的小军(化名)刚从某重点大学毕业,被一名女网友骗到合肥拘禁在一传销组织内。接下来几天,因为不听话,小军遭多人殴打体罚,最终年纪轻轻的他永远离开了人世。昨日,欺骗、拘禁、殴打小军的七名90后被告人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大学生刚毕业被骗传销窝遭殴打

小军是河北人,去年7月份从一重点大学毕业后,离开家去见一名女网友。然而,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家。家人曾经电话询问过小军,收到的回复是:“别问了,我没事。”而之后,小军就处于失联状态。原来,小军去见的这名网友,其实是一传销组织的成员程某。当年7月12日,程某将小军骗到合肥一传销窝点。

该传销组织内人员较多。从2014年5月至2016年4月,张某、芦某某、师某某等7人加入该名为黄氏顺心的传销组织,他们均是90后,来自河南、河北、山东等地,该传销组织在长丰县双凤开发区力高共和城租用了多间房充当活动场所。

小军被骗来后,该窝点负责人张某安排芦某某等4人看管,并给其讲课洗脑,随后小军一直被强行拘禁在该窝点内。因小军始终不愿意加入传销组织,张某等5人对小军实施了殴打。

5名传销成员被指犯故意杀人罪

同年7月15日早晨,被殴打后的小军出现异常,神智不清。随后传销组织人员将小军背到楼下。

在传销人员背着流血的小军到小区门口时,有人拨打了报警电话。一名开车路过此处的某医院医生对小军进行了及时心肺复苏急救,但遗憾的是小军伤势太重,抢救无效身亡。经鉴定,小军因头面部受钝性外力作用导致脑干出血死亡。

检方认为,张某等5人非法拘禁他人,并在非法拘禁过程中使用暴力,导致他人死亡,5人的行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程某等2名女子将小军带至传销窝点交给他人进行非法拘禁,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受害者家人提出71万元附带民事赔偿

昨日在庭审现场,张某等5人均承认他们打了小军,但都表示自己打得不重。庭审中,有多名被告人表示自己当时也是被其他人骗进传销组织,遭遇拘禁。昨日,小军的父母均来到庭审现场,要求从严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另外,提出了共71万余元的附带民事赔偿。

此案未当庭宣判。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