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阳网 » 都市生活 » 健康 » 正文

被虫子咬了红肿很痒怎么办

2017-08-09 综合媒体

国外家庭农场:小农场,大农业

被虫子咬了红肿很痒怎么办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在日本东京北部的枥木县,牧场主前田昭站在使用堆肥的农田上,其“绿色”高品质的农副产品热销各地。本报记者任正来/摄

9月22日,河北省工商局公开明确了家庭农场的登记范围和登记形式,这是自中央“一号文件”在今年初首提要发展家庭农场以来,河北省首次为家庭农场登记提供了明确依据。

实际上,在实际操作层面,家庭农场这种农田集约化经营的模式目前已在中国遍地开花,虽然尚在摸索阶段,却已有不少成功案例。家庭农场的模式在国外早已流行,不但种类多样,有的还实现了信息化、科技化和品牌化,值得尚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式家庭农场借鉴。

从挪威首都奥斯陆开车到位于斯凯兹莫市的贝尔格农场,只要不到30分钟。记者在地区农业办公室主任努特·萨姆塞特的陪同下,来到贝尔格农场。农场主哈尔瓦尔德·贝尔格今年49岁,农业经济学硕士毕业。他于1997年放弃舒适的办公室工作,从伯父手中接手了这座农场。

起初,农场面积约为60公顷,近几年,贝尔格从邻居手里又租了50公顷农田。这110公顷土地,主要种各类谷物,年景好的时候,能收400吨到500吨谷物。另外,农场还养肉牛,目前存栏60多头。母牛不杀,公牛除被选中做种牛的,养到一定时候就卖了,一头大约能卖2万多克朗(1挪威克朗约合1.04元人民币)。种牛的价格则更高一些。

贝尔格一家5口人,妻子在城里上班,孩子都在上学。农场的所有事情都是他和一个雇工完成。这名雇工是立陶宛人,每天平均工作8小时,农忙的时候多干一些,农闲的时候少干一些,已经在农场干了10年。按照法律规定,员工一年可以休5周带薪假,这个立陶宛人可以休8周。作为雇主,贝尔格还要给他上各种保险,交养老金。据记者了解,在这个地区,全职农场工人月薪不低于2.5万挪威克朗。

这几年,夏季雨水多。麦子收不上来,损失很大。“去年就没挣到钱。如果算自己的人工,实际上是赔钱的。”贝尔格告诉记者,不管年景好坏,土地租金一分不减,全额照付;工人工资、种子、化肥、农药、柴油等一分钱不能少花,机械维修和农业技术服务也要花不少钱。粮食收购价也不高,每公斤小麦才2.7挪威克朗。虽然挪威政府给农民的农业补贴很高,但是农业经营形势还是很不乐观。贝尔格说,去年政府各种农业补贴加起来有45万挪威克朗。全部垫进去,刚好不赔不赚。既然不赚钱,为什么不放弃?对于记者的提问,贝尔格说,农业就是这样,有时候好,有时候差。“过去好的时候,我也赚了不少钱。现在情况不太好,希望今年、明年会好起来,就能赚到钱了。”陪同采访的努特·萨姆塞特对贝尔格这种“长远思维”所体现出来的那份淡定,很是赞赏。

挪威实行土地私有制,土地可以继承,也可以出租或出售。租期不少于10年,如果出售,政府要干预控制价格,以防价格过高。据贝尔格说,每年有7%到8%的农民放弃农场经营,到城里工作,把土地租给他人耕种。挪威农场50%以上已经租给别人经营。

贝尔格说,在挪威农户参加合作社的积极性很高,合作社采用民主管理模式,社员代表大会是合作社最高权力的机构。挪威15个主要农业合作社,属于5万多家庭农场主所有,年产值690亿挪威克朗,他参加了多个农业合作社,合作社有义务收购农户的全部农产品。但是,农户可以自由选择是卖给合作社还是其他收购者。因为合作社的收购价格也不低,还可以参与年终结算分红,所以贝尔格一般都将产品出售给合作社。

买农业机械、农资等,贝尔格也是货比三家,谁便宜就买谁的。合作社社员没有义务一定从自己参加的合作社购买这些物资。但是,通常合作社会给会员各种优惠,会员购买得多,合作社经营状况好,社员分得的红利就会多。另外,合作社还提供一些免费农业技术指导,为会员从保险公司和电讯公司“团购”优惠的保险产品和电讯服务。

近年来,由于城市化和老龄化,很多上年纪的日本老人不想再种地,使日本的废弃耕地增多。为了有效利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