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被虫子咬了红肿很痒怎么办

综合媒体

经营。日本家庭农场也在不断适应这一新的变化。

2009年6月,日本修改了农地法,放宽农地租赁的规定。至2010年12月,绝大多数市町村都成立了农地流转中介组织,希望扩大经营规模的农民根据修改后的农地法可向由农协、市町村等中介组织提出扩大农地的申请,中介组织再和耕地所有者商谈,从中斡旋。中介组织均是服务性机构,土地租赁者不会向中介机构缴太多的钱。因为是废弃耕地,价格一般不会太贵,而且签合同的年数按申请者要求,可以保证较长时间的使用权。

政府对扩大经营在资金方面给予援助,除了提供无息贷款、延长贷款偿还时间外,每扩大10公顷发给2万日元(100日元约合6.21元人民币)补贴,如果是废弃耕地再加2至3万日元。对新增加的不满45岁的务农人员,政府保证提供最低工资。这使得近年来日本的家庭农场扩大经营规模蔚然成风,仅2011年扩大的土地面积就在10公顷以上。

记者参观了位于名古屋市阿比久町板山地区的一个家庭农场,这里七年前开始主要种植金芝麻。芝麻在日本被称为“胡麻”,属于保健食品,其中有一种胡麻饮料可降血压,很受人们的欢迎。

农场主龟山周央先生除了种植以外,还非常注意金芝麻的深加工,用自产金芝麻加工成金芝麻盐、金芝麻酱、金芝麻油等。他特意把记者带到金芝麻制品销售店,参观金芝麻制品作坊,产品如制作的金芝麻豆腐,看上去豆腐是H色的,吃起来很香,口感很好。

龟山先生还从事“教育农场推进事业”的农业观光,让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体验金芝麻栽培,培养孩子们对农业的兴趣。日本NHK电视台、名古屋地区的最大报纸《日中新闻》对龟山先生的教育农场推进事业均有大量报道,这无疑又对金芝麻的品牌起到了宣传作用。农场直销和深加工,以及搞观光农业可大大增加农民的收入。由此,记者深深感到日本农民具有的开阔视野和市场开拓意识。

值得一提的是,在龟山先生的芝麻地里,记者满心疑惑:几乎每棵芝麻上都爬满虫子,有的叶子已被吃光。对此,龟山风趣地解释说,“那就请虫子全吃光”,随后龟山先生自信地说,其实虫子只能吃一小部分,收成不会受太大的影响,和“与生物共生”的品牌附加价值相比,这点损失不足为虑。当记者问到不用化肥,会不会影响产量时,龟山先生回答说,不用化肥照样会有好收成,因为芝麻生长期只有三个月,剩下的时间,什么都不种,通过施用农家肥和秸秆还田等可以使土地变得很肥沃。

此外,日本发展家庭农场还非常注意培养年轻人,在政策上向有意经营家庭农场的年轻人倾斜。不到45岁的农业从事者,在农业学校、先进农家、农业法人等研修,每年提供150万日元的经费,最长两年,独立办家庭农场者每年提供150万日元经费,最长时间5年。对培养提高经营能力、农业带头人的农业经营者教育机构提供资金援助,购买机械设施等提供支援资金。吸引年轻人务农的目的则是为家庭农场充实有朝气和新型思维的人才。

七夕网店叫卖“活体萤火虫” 运送路上死亡过半

夜空下,草丛间,一只只萤火虫从掌心起飞,一闪一闪消失在夜里……这样的情景从偶像剧中照搬到了现实里,今年七夕,上百网店叫卖起“活体萤火虫”,将萤火虫装在瓶子里售卖,成为制造浪漫的新“法宝”。

登录淘宝网,输入“活体萤火虫”,立刻跳出400多件商品。记者发现,网上每只萤火虫的售价大概在4元到8元不等,一般20只起售。“222只是成双成对,299只是天长地久……”在商家的宣传中,不同数量的萤火虫,还代表了不同的意义,价格最低的,一瓶也要近百元,“天长地久”售价高达千余元,更有10000只的“爱你一万年”,标价数万,却无人问津。

记者联系了ID为“中国象棋兵”的卖家,在他的店铺里,50只起卖的萤火虫,30天内已卖出1800件,相当于至少卖了9万多只萤火虫。记者提出希望七夕买一瓶萤火虫,卖家称,最近订单很多,七夕之前货已经供不应求。

对于这些萤火虫的来源,卖家“中国象棋兵”说,他们的萤火虫都是养殖的。但也有的卖家说,店里的萤火虫是“自己抓来的”,或“抓的和养的都有”。

在商品的评论中,不少买家对萤火虫制造的“浪漫”很满意,给了好评。也有的买家说,夏天萤火虫死亡率太高,收货时虫子几乎都不动了。一名ID为“楚非言”的长沙买家从江苏网购了一瓶50只装的萤火虫,没想到收到快递时,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