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阳网 » 科技教育 » 教育 » 正文

进戒网瘾学校经历 戒网瘾最好的学校

2017-08-06 综合媒体

据媒体报道,上班族超过三分之一的白天时光都在摆弄手机,打网络游戏甚至花掉上百万,为戒网瘾发誓要剁手……近日,网友“当代甄士隐”在天涯社区就此话题发帖,邀请“剁手族”、“手机控”来挑战其发明的“治愈式隐居”。

官方回应河南戒网瘾学校学生死亡:学校已被取缔

原标题:官方:河南戒网瘾学校学生“加训”死亡 已被取缔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选辉)5月19日晚,在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里,数小时“加训”之后,新乡19岁女孩灵灵死亡。今天上午,郑州市管城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经警方调查,该事件与媒体报道基本一致,该校管理混乱,目前已经撤销了其办学资质。

亲历 | 除了美国警方和FBI,寻找章莹颖的还有这支强大力量

现年26岁的章莹颖今年4月前往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尚佩恩分校进行访问学习,6月9日在赴租房处签合同途中失联至今。美国联邦调查局14日正式将这一事件定性为绑架案。中国驻美使领馆得到消息后在第一时间跟进此事。中国驻芝加哥总领馆与当地警方、章莹颖的老师和同学以及当地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取得联系,了解案情进展,并与家属保持沟通,就家属申办来美签证提供协助。

12日,中国驻芝加哥总领馆副总领事余鹏与侨务组、教育组工作人员一起前往学校,了解章莹颖失踪案件情况,促请当地警方和校方加大力度进行搜寻和调查。13日,余鹏与校方领导和当地警方领导举行电话会议,继续敦促各方努力寻找失踪者。

总领馆的外交官们主动联系想来美国寻找章莹颖的亲属,给他们加急办理了护照,并通过外交部领事司照会美国驻中国大使馆,仅用一天时间完成面签并在第二天顺利拿到护照,使家属在最短时间内赴美。

网戒产业规模达数十亿 网瘾少年成了谁的摇钱树?_

进戒网瘾学校经历 戒网瘾最好的学校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图1:令人发指的治疗方法成为进入网戒机构的孩子们的梦魇

我国网瘾青少年已经从当初的400万增加到1300多万,戒除网瘾已经悄然成为了一门拥有300多家机构,规模达数十亿元的产业。在缺乏有效监管的这一灰色地带,不少机构利用家长病急乱投医的心理牟取暴利。同时各种五花八门急功近利的戒瘾方法粉墨登场,让不少网瘾少年在身体和心灵上又一次遭受伤害。

戒除网瘾身心饱受催残,网戒中心成为少年梦魇

最近,广西发生的网瘾少年被殴打致死事件,引发了全社会对网瘾戒除机构的关注。大家猛然发现,就在如何看待青少年网瘾还存在很多争议的时候,戒除网瘾却已经悄然成为了一门拥有300多家机构,规模达数十亿元的产业,一时间各种五花八门的戒瘾方法也粉墨登场,让不少网瘾少年在身体和心灵上又一次遭受伤害。

2009年8月13日,有着中国戒网瘾第一人之称的华中师范大学素质教育专家陶宏开的家里,来了母女俩。女儿叫小雪,是一名网瘾少年。她们是从山东临沂一家网瘾治疗机构逃出来的,特意从山东来武汉寻求帮助的。而让这母女俩匆忙逃出临沂的这家网瘾治疗机构的主要原因,是一种让她们感到十分恐惧的电击疗法。

小雪:“一个仪器两个电极棒,一个抵在这(太阳穴),一个在这额头上,这样划。”

随着电量的不断加大,剧烈的疼痛让小雪越来越难以忍受。

小雪:“他(电量)越调大它越疼,直接让人受不了。”

头部的疼痛,使小雪只能使出全身的力气进行挣扎。

小雪:“想挣扎,但是七个人摁着你,就挣扎不了。”

小雪告诉记者,在她4个月的网瘾治疗期间,她电击了12次。

记者:“这种电疗对你留下了什么?”

小雪:“恐惧。”

小雪还告诉记者,这种电疗的痛苦,留给自己的不仅仅是恐惧,随着电疗次数的不断增加,她的心理与以前相比,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小雪:“一次比一次心里,那种憎恨的意思比较强吧。”

记者:“憎恨?憎恨谁呢?”

小雪:“憎恨杨永信(网戒中心负责人),然后那些点评师,还有爸妈也是比较恨吧。”

小雪的母亲:“我很难过,我觉得我真的很难过。后来我向我姑娘说,妈妈真的对不起你。”

陶宏开告诉记者,早些时候向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