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闪电风暴

解放军的作风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飞夺泸定桥战斗飞就是不怕苦,一昼夜强行军二百四十里,夺就是不怕死,面对枪林弹雨敢爬上决定命运的铁索。

向为夺取泸定桥而牺牲的红军战士们敬礼!中华儿女永远把你们铬记,祖国永远歌颂你们,红军万岁,无名的红军战士万岁!

飞夺泸定桥之战双方火力严重不对称问题

红军22勇士飞夺泸定桥,是近年来被仇共的大V以及众多有同样情结的网民极力否定的一个焦点。即使正直的网民,稍有头脑善于思考者,也屡屡发出疑问,几使我军历史这一壮丽的片段陷入尴尬。

这也难怪,你看看那些从小学就看了无数遍的文字:“守城的两个团的敌人早已在城墙和山坡上筑好工事,” “22位勇士冒着敌人密集的弹雨,攀着铁链向对岸冲去。”你再看看那些越拍越惊险的电影画面:守桥敌军的轻重机枪一挺接着一挺狂吐着火舌,纷飞的枪弹打得铁索火花四溅,夺桥的勇士冒着敌人的弹雨一边攀爬一边用斯登式和M3奋勇还击……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上图是某电影关于飞夺泸定桥的剧照,请看守军的火力,轻、重机枪、斯登式冲锋枪应有尽有。

在初始的震憾过后,冷静下来,任谁都难免不产生这样的疑惑:如此炽盛的火力封锁,就是一百多米的开阔地,想通过也是难的,何况悬空的一百多米光溜溜的铁索。在那上面攀爬,想快又快不起来,想规避又规避不了,敌人只需用一挺机枪打几个点射,或只要一个步枪班打几个齐射,那将会是怎样的结果?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有一句话叫做“假做真时真亦假”,甭管著文作者和影视编导主观上有多么的想宣扬红军的英勇,但只要在一个环节上没能尊重客观史实,掺了假,则势必让人怀疑整个的过程。

今天我就再来吹毛求疵,挑一挑这其中与史实不符之处。

先说这“守城的两个团”,是不是那么回事

红军要攻取的泸定城,原先并没有敌军驻守。国民党军整个大渡河防线只有24军的第4、5两个旅和临时拨归24军指挥的21军第6旅。其中第5旅杨学瑞部防守泸定下游安顺场一带,红军强渡大渡河后,已经溃不成军。21军第6旅王泽俊部防守更下游的富林一带,距泸定更远,且在红1师渡河后往更下游遁去。负责防守泸定一带的是第4旅袁国瑞部的三个团。但在西岸红2师逼近泸定桥时,该旅第10团在飞越岭一带、第11团在冷碛一带正遭到沿东岸上来的红1师的攻击,只有李全山第38团(欠第1营)在夺桥战斗前一天的5月28日入夜,才匆匆进驻泸定城。最先是其第2营的一个排,在连长饶杰的带领下天黑以后赶到,接着是周桂三的第2营,于当晚二更天赶到,待团长李全山带主力赶到时,已经是29日的凌晨。当兵的气还没喘过来,烟瘾都还没来得及过一下,就被督赶着拆桥板,桥板还没完全拆光,对岸的红4团昼夜兼程240里便也赶到了桥那头,两军隔河的枪战打响,而且再没有停止过。什么“早已在城墙和山坡上筑好工事”,胡扯!他连简易工事都没来得及做。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到了当天下午16时左右,也就是夺桥战斗打响之时或稍前,守军得到急报,在安顺场渡过大渡河后的红1师,此时已经击溃第10、11团的防线,逼近泸定城,马上就要抄了他们的后路。李全山和手下亲信一合计:不行,再不跑就成了人家的饺子馅了。于是留下一个营断后,李团长带着团主力撒丫子了。

所以,最终留下守桥的就是仓促防御的敌38团的一个营而已。泸定城守敌无论怎么说都不是“早已做好工事的两个团”。

再说敌军这“密集的弹雨”,是不是那么回事

泸定桥之战,双方火力是严重不对称的。怎样的一个不对称呢?是敌军的火力远远强于我军?不,正相反,是红军的火力远远强于敌军。

桥东的守军,是川军刘文辉部,而川军的装备,除了刘湘所部外,在当年全国的军阀部队中,是数一数二的窳劣。劣到什么程度呢?请看抗日初期川军团长张宣武的记述:

“第41军,军直属和各师、旅,都没有骑兵和炮兵,除步兵团各有一个迫击炮连外,全军没有一门野炮或山炮,更没有任何防空武器和反坦克武器。轻重机枪和步枪都是四川土造,射击距离很近,准确性极差,极易发生故障,而且轻重机枪的数量非常之少。以122师364旅来说,全旅只有八挺重机枪和两挺轻机枪。”

怎么轻机枪比重机枪还少?没错,除了中央军和像刘湘这样能够自产轻机枪的少数杂牌军外,一直到抗战全面爆发,全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