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闪电风暴

国军队中的绝大多数,轻机枪的数量都要少于重机枪。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再看当年直接参与大渡河阻击红军的川军张伯言(24军参谋长)、杨学瑞(24军第5旅旅长)、张怀猷(24军第5旅参谋长)等关于24军第5旅与沿大渡河东岸北进的红2团作战的记述:

“红军在对山以火力掩护,部队由山下向野猪岗山顶仰攻。唐灼元团机枪连有一机枪手,用机枪附射山下红军,但被对山红军一枪击倒。这时第五旅部队因枪支射程有限,无法对付对山红军火力,只有向山下仰攻的红军射击。”

看到没有,红军可以从对岸打他们,而他们却无法打对岸的红军,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枪够不到。

川军的步枪打不到对岸,《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也有说到:

"有人问一个曾在泸定桥打过仗的原国民党军官,为什么红军在夺取泸定桥的时候伤亡那样少?他说,因为国民党的枪支太陈旧,子弹都潮湿发霉了,大部分打不到河对岸。"

大渡河不过百多米宽,按说再差劲的步枪,也不至于打不到对岸呀?

回答这个问题,要多罗嗦几句了。

抗战前军阀割据,各路军阀的步、机枪主要产自本军自办的兵工厂,特别是没有出海口的内陆军阀,更是如此,四川军阀也不例外。但兵工厂和兵工厂又不一样了,就说川军这二刘叔侄吧,刘湘21军的兵工厂可以说是全国最优秀的兵工厂之一,刘文辉24军的兵工厂却算得上是全国最差的兵工厂,没有之一。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因为造枪用的钢质差,耐压值低,因而刘文辉部川造步枪虽属德式毛瑟系列(元年式),却不通用毛瑟步枪弹,而必须用减装药的子弹。既然是减装药,那射程自然比不上一般的子弹。

川造步枪打不到对岸,主要还不是子弹的问题,而是枪的问题。步枪刚刚出厂时和洋枪没什么不同,表尺与射表也是相对应的。但由于枪管钢质不行,打不了多少发子弹,膛线就磨浅了、磨没了。线膛枪没了膛线,严重影响射击精度不说,射程也会大大降低,弹道也就不是出厂时那么低伸,而变成高于出厂时不知多少倍弧度的抛物线了。

弹道改变了,射表就应重新测算,然后才可以根据射表调整表尺。可问题来了,谁给他测算这个射表呢?没谁。不能重测射表,按出厂时的射表定表尺,那子弹要不掉到河里才怪。这就好比把迫击炮放平了打一百米外的对岸,你想想那炮弹会落到哪里。

士兵手中的枪士兵自己不能修正表尺吗?24军的兵,许多都是临时抓来充数的(参见24军当年史料),这些兵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指望他们能够测算射表修正表尺,呵呵!

川造步枪不仅射程差,故障还多。据曾任24军参谋长的王靖宇记述,在围堵红军长征那阵儿,刘文辉部虽然号称8个旅,但实际兵力不足两万,士兵手中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枪根本打不响,不过是吓唬老百姓的道具而已。

再说机枪。泸定桥守军第38团,有机枪连1个,也是赶到了泸定城的。那时川军机枪连是4挺重机枪的编制,但具体到24军,我看他能有2挺就不错了。而且这机枪,也是四川兵工厂制造,还都是二刘大战之前的出品(二刘大战刘文辉战败后,其兵工厂便没有能力再制造机枪),打连发卡不卡壳还难说。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轻机枪如何呢?抱歉,24军兵工厂不能生产轻机枪,刘文辉的部队没有轻机枪。

李全山带着团主力逃跑时,只有留下第2营的记载,未见留下机枪连的说法,机枪连极有可能随他一起撤走,最后守桥的敌兵,极有可能一挺机枪也没有。

说完了守军的装备,再说红军的装备。

红4团政委杨成武在后来的自述中,有一句一带而过的话:“由曾庆林指挥全团百余挺轻、重机枪。掩护夺桥和铺桥行动。”不知各位注意到没有。

“百余挺轻、重机枪”,是什么概念?一个团百余挺机枪,那是抗战时国军主力才能达到的标准。当然,这百余挺机枪并不是红4团一个团的。到5月29日16时战斗打响前,桥西红军除了红4团外,红6团一部和红1军团教导营也已赶到,统由红4团指挥,杨成武说的这百余挺轻、重机枪,是包括了红4团、红6团一部和军团教导营全部的机枪。

这里有一个问题,即杨所说的这百余挺机枪可信不可信的问题。对于回忆史料,一概的迷信不对,一概的不信也不对,这要具体看。除了多方印证,还要看回忆者记忆上有没有错误和动机上有没有可能作假。杨的自述出版是在上个世纪末,此时的杨是身居高位而退,其自述必是有一个强大的班子给予查证和校对,因而记忆的错误应该可以排除。那么他有没有可能作假呢?那就要看他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了。对于一个经历了无数政治大潮的杨上将军,在这对于他来说小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