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闪电风暴

的不能再小的百余挺机枪上作假,对他有什么利?我看不出有什么利,我找不出他作假的动机。

除开杨的回忆,还必须得讨论一下红军一个加强团有没有可能达到百余挺机枪的装备水平。

在长期的宣教中,给我们建立了一个无比牢固的印象,即红军是以劣势的装备对抗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军的。

这话对不对呢?也对,也不对。说它对,是多数情况下的确如此;说它不对,是少数情况下并非如此。

因为全靠缴获来补充,战斗又是异常的频繁,因而红军的装备变化也是特别大。这就像叫花子吃饭,有时饿得不行,有时撑得不行,特别不稳定。可能这一仗主要是大刀长矛鸟铳,打过一仗后就可能把捷克轻机枪配到每个步兵班,或是整营整团的毛瑟步枪,然后再过一阵子,打仗消耗了,又会变成大刀做主力了。

国军《陆军第十六师(欠一旅)芷江上坪剿匪战役战斗详报》中,有这样的记载:

“是日【1936年1月5日】午后约二时三十分倾,我先头团(九三团)前卫尖兵进至上坪、良田湾附近……与匪接触。匪众千余,均用手提机枪,向我尖兵猛冲……致我九十三团伤亡特重。”

一千多红军均用手提机枪,这战报可能有水分,但红军整营整营装备花机关的情况却一点也不稀奇,红五军团的交通营、红四方面军各军的交通队,都是整营整连的装备花机关。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陈云假托廉臣之名于1935年秋发表的《随军西行见闻录》中,曾说到红军最喜欢与中央军打仗,因为可以缴到洋枪,对于川、黔军的枪则看不上眼,缴获后往往付之一炬。陈昌奉回忆,乌江战役中,一名被俘的黔军排长惊叹:长官说红军装备不好,没想到红军的枪都是洋造,远比我们强。很好印证了陈云的说法。可见红军在川黔征战时装备的枪械是怎样的精良了。

综上,我认为杨成武说的百余挺机枪是大致可信的,当然这还有待进一步考证。退一步说,至少可以认定桥西红军的火力是远远强过桥东守军的。

长征中的敌我对比,不论兵力还是火力,总的来说是敌强我弱,这不假,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一场战斗都是敌强我弱,因为每战集中强大兵力、兵器,对敌形成压倒优势,是以毛 泽 东为首的红军的一贯战法。泸定桥夺桥之战,就正是如此。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除了机枪火力,红军还特别擅长狙击作战(尽管那时还不流行“狙击”这个词),这从安顺场战斗、野猪岗战斗中敌机枪手屡屡被击毙命可见一斑,夺桥战斗自然也不例外。有利的条件是,泸定桥两岸西高东低,西岸的红军可以有效瞰制东岸敌军。

可以想象一下,当22勇士开始出击的时候,几十倍于敌的机枪,一千多支步枪,众多的特等射手,居高临下压制东岸守敌0~4挺老旧机枪和射程与精度都极差的几百支川造步枪,那是怎样的一个暴虐?评书里常说的有一句话:只有招驾之力,没有还手之功。我看这时东岸的守军,怕是连招驾之力也没有了。按常识,如果我是火力的组织者,那我肯定要对重点目标进行编号,然后区分火力,给予监视,并对各火力组交待:“你们小组这几挺机枪和几个特等射手,什么都不要管,你就给我压住X号目标,不能让他把枪打到桥上。”

可以想象到的,对岸守军哪个目标枪一响,必会招来西岸十枪二十枪的覆盖,也就休想再有打第二枪的机会。如果守军有机枪(够呛),那他的每一挺机枪都将会得到对岸多个特等射手和多挺机枪的重点关照,想发挥作用也就基本不可能。用长征史专家双石的话说,川军手里那些土枪,至此已经被彻底剥夺了发言的权力。

在如此不对称的红军集火压制下,留下断后的这几百残兵,能不能抬得起头来都是个问题。就是有不怕死的敢于冒着红军暴风一般的火力举枪射击,凭他们手中那破枪,能形成对22勇士密集的弹雨?打死我也不信。

飞夺泸定桥真实战况 真实的飞夺泸定桥情况回忆

所以,书本上描述的密集的弹雨、电影电视剧里表现的密集的弹雨,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弹雨有是有,也足够密集,但这弹雨不是迎着勇士们的,是伴着勇士们的。

飞夺泸定桥的胜利,靠了22位勇士气吞山河、壮怀激烈的大无畏革命精神,也靠了红4团一昼夜奔袭240里夺取的战机,也靠了对岸红1师一路斩关夺隘给守敌造成的压迫,也靠了成功集中的我兵力、火力对敌的绝对压制,也靠了天助的高于东岸的有利地形,等等等等,是诸多因素综合运用的结果。有了这诸多战斗的报障,22人才成其为英雄,故意隐去这些成功的条件,那这22人只能是金钢附体的神仙。

我想说的是:歌颂英雄,也该实事求是,不应为了突出22位勇士的战斗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