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西施和范蠡最后归宿,归隐什么湖? 西施和范蠡的故事结局

山川文社

愈加宠溺西施,在其身上的投入越来越多,先后修建两座宫殿即“馆娃阁”、“灵馆”,主要是用来观赏歌舞与举办欢迎宴会。

西施在越国培训期间,尤为擅长“响屐舞”,夫差专门为其建造“响屐廊”,一条数百米的廊道内,摆上数百口大缸,其上铺满木板。西施脚穿木屐,轻盈舞动,裙角的铃铛随之摆起,发出脆耳响声。同时,大缸的回响声亦阵阵传来,与铃铛声交织融合,律动飘扬,夫差每次观赏时,无不如痴如醉,沉迷其中。

长此以往,吴国朝政处于荒废,吴王夫差笙歌夜舞,纵情享乐,最终导致吴国衰亡。

西施和范蠡最后归宿,归隐什么湖? 西施和范蠡的故事结局

吴国覆灭后,西施的去向成为历史谜团,其中,流传最广的是西施被范蠡带走,改名换姓,隐居世间。古代常以“沉鱼”形容西施美貌,此说法来源一则典故:民间流传,西施在溪边浣纱时,溪水中的鱼儿被她的美丽所吸引,忘记了游泳,最终落入水底。

由此,后世经常以“沉鱼”形容女子美丽。

在历史中,西施是一位有着高尚气节的女子,她舍弃己身、无私奉国的精神,为后人所传颂。后世为了纪念她,在其家乡苎萝村修建了一座“西施殿”,用以赞扬其隐忍负重、深明大义的高贵品格。除此之外,历代文人墨客皆对西施事迹加以褒扬,最早可追溯的文学记载为唐宋时期。至明代时,西施殿已经发展为西子祠,且规模庞大。

而后,又经乱世浮沉,西子祠亦屡兴屡荒,至新中国建立后,西子祠已经破败不堪。

西施和范蠡最后归宿,归隐什么湖? 西施和范蠡的故事结局

1990年,新的西子祠建成,位于浙江诸暨,为当地知名景区。据悉,该西子祠占地面积约5000平方米,主体为西施殿,另外,部分则由门楼、古月台、郑旦亭、碑廊、红粉池、沉鱼池、先贤阁组成。值得注意的是,景区的建筑并非完全现代化,许多构件是从民间征集而来的古代文物,如梁、门、窗、斗拱等。

这些古代构件制作精美,各显特色,代表了古代工匠的高超技艺。把它们与整个西施祠建为一体,更能彰显出我国的历史文化底蕴,提升观赏性。

西施和范蠡最后归宿,归隐什么湖? 西施和范蠡的故事结局

这里,还有关于西施故里的另外一种说法:

在世人的普遍印象中,西施故里属于诸暨。但若是引经据典,可发现西施真正的故乡,应当为今天的萧山临浦镇。古时候的地域划分,与当今有着千差万别,甚至,在不同朝代,同一个地方亦有着不同称谓。

史书中记载,西施的家乡为诸暨苎萝村,但我们需要明白,春秋时期,诸暨是紧邻浦阳江,古人根据上下之说,把诸暨分为上诸暨、下诸暨。按照文献推断,西施所在的村子属于下诸暨,即位于浦阳江下游。

秦朝时期,诸暨仍旧有上下之分,至汉朝后,下诸暨被单独划分为县,即“余暨”。三国时期,“余暨”改为“永兴”,到唐朝天宝元年,再经易名,改为“萧山”,沿用至今。以今天的角度来看,西施故里位于萧山临浦镇,但不可否认,它曾经属于诸暨的一部分。

西施和范蠡最后归宿,归隐什么湖? 西施和范蠡的故事结局

因此,世人普遍认为西施为诸暨人,西施故里位于诸暨。

自古以来,临浦镇属于萧山、诸暨的共同管辖范围,尤其是镇中的山阴街,一直流传着“山阴不收,会稽不管”的说法。中华上下五千年,历经世代更迭,地域屡现变化,后世出现争议也正常。如:唐代世人贺知章,他就是越州永兴人,永兴就是现代的萧山。

萧山在解放前,一直属于绍兴管辖,后来才划给杭州。现在许多书籍认为贺知章为杭州人,但准确来说,他也属于萧山人,一个是过去称呼,一个是现代称呼。若是从文化层面看待,贺知章应为绍兴人,同理,西施即是诸暨人,也是临浦人。

正如同西施是越国人,同时,也是中国人,二者属于相互包容的关系。

西施和范蠡最后归宿,归隐什么湖? 西施和范蠡的故事结局

最后,我们再说说关于浣纱溪的故事:

相传,西施进入吴国的那天,范蠡一路相随,护佑而行。二人泛舟自越国会稽出发,顺江而下,途中经过苎萝山,这里是西施的家乡。此时恰逢夕阳西下,黄昏迟暮,西施见此场景不由悲从心来,望着余晖下的家乡,她泪流不止,心中感伤,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归来。范蠡体会西施的心情,决定在此处留宿一夜。

时值夏末秋初,江南地区依旧干燥闷热。西施为了洁身留于故土,选择在溪水谭中沐浴。自此,这里的潭、桥、路皆被冠以“浴美施”之名。

西施和范蠡最后归宿,归隐什么湖? 西施和范蠡的故事结局

苎萝山,位于浣纱溪东面,最高的山峰达到127米,为会稽山支脉。此地群峰耸立,层峦叠嶂,山林之间,苍翠挺拔,独具自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