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躺着赚到13亿 躺赚是真的吗

综合媒体

哪怕只有两穗玉米

也许就能见到妈妈

如果白皑皑的雪

都是大米

或者是源源不断

的零花钱

如果今夜的梦里

能够吃上青蛙

如果吃梦就能活着

如果活着时我是别人……

我们的愿望

没有尽头

然而乞丐真正的心愿

还是给别人点儿什么

哪怕只有一次

(作家注:在朝鲜,极度贫穷导致家庭解体的现象逐年增多,不仅是孤儿,很多父母健在的孩子也浪迹街头。根据朝鲜党中央内部演讲会正式发表的统计结果,这样的孩子超过25万人。)

孝女

挤奶水的女人

半是呜咽

半是嚎啕

她焦急地抱着

空荡荡的乳房

撕破了皮肤

挤出了鲜血

挤出了脓水

旁边不是嗷嗷待哺的孩子

她想救活刚刚断气的妈妈

她边挤边哭。

这个长着乳房的女儿

除了乳房一无所有的女儿

我是杀人犯

我是杀人犯

自己审判

已经判了死刑

上班的时候

我像恶棍似的默默走过

那个除了眼泪别无所有

甚至放弃伸手乞讨的人

等到下班的时候

那个人已经死了

从清晨到夜晚

不知道一天会死多少人

每天每夜,每条街道

数不清是几百还是几千

哦,饭

在这片吃人的土地上

哪里还有良心

清晨啊,请判我死刑

夜晚啊,将我埋葬吧

死囚

人群聚集之处

必然有枪声

今天又有谁

被公开枪毙

绝对不能同情,死了

也要用义愤再杀一次

砰,枪声说出了

布告没有说完的话

面对他,为什么今天

看客的沉默格外沉重

因为偷窃一袋大米

挨了九十发子弹

这个人的职业

是农民

红彤 彤的谎言

今天,英男

跟饿肚子的我们

大声炫耀

昨天和前天

我都吃了三顿饭

孩子们哄堂大笑

一顿还可能

雪白的大米饭

吃三顿,他的话

肯定是红彤彤的谎言

说起饭

说起饭

孩子只知道绿油油的草叶粥

生日那天给他白花花的米饭

他连踢带踹地说不要

捶打着我的胸口要吃饭

敲门声

早晨

响起敲门声

几天前

是一把玉米

第二天

是一粒土豆

敲门声

来去如风

即使不是每天来

那分担贫穷的诚意

足以叫人流泪

我们每天都在守候

敲门声

后来才知道

隔壁的七星大哥

直到饿死

都暗恋姐姐

那是他的敲门声

脱北者手记 North Korean defectors

【朝鲜】张真晟(原译:张进成)著

薛舟 译

2004年一月,正是北方滴水成冰的寒冷季节,我和朋友抵达了国境线。初步计划是躲藏进深山密林,待到国境警备队员过去之后,我们再渡过图们江。然而抵达现场才知道,山固然很高,却没有可供栖身的树林,甚至一棵树都没有。

吉林省图们市与朝鲜南阳郡隔江相望,建筑为朝鲜哨所。

我和朋友从未离开过平壤,如今站在数千里外的国境线上,简直与睁眼瞎无异。我们沿着图们江走了不下百里,苦苦寻找合适的逃跑地点和机会。夜里十点左右,天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在夜色中放大了胆子。刚刚走近江边,突然有人高喊:“举起手来!”草丛里竟然冒出了士兵。

这时,朋友条件反射般紧紧抓住我的胳膊,这让我更加战栗不安。也许是担心被打倒,那个士兵吹起了哨子。哨声一响,周围不远处立刻亮起五六只手电筒,齐刷刷地朝我们跑了过来。根本不容辩解,我们被枪口推搡着走进国境警备总局6中队的隔离室,最显眼的是铁窗隔开的小型监狱和悬挂的手铐。

“深更半夜,您怎么会接近图们江啊?请出示身份证和通行证。”

朋友是北朝鲜特权阶层的儿子,平生第一次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早吓得浑身剧烈颤抖,谁看了都会相信他是脱北嫌疑犯。

“首先,这位朋友太冷了,让他先暖暖身子吧。”

我把手伸进口袋,准备掏出身份证,却摸到了怦怦直跳的心脏。中队长接过皮套上刻有党徽的身份证,立刻惊讶地站了起来。这位军官长期在国境沿线担任中队长,恐怕也是第一次见到印有党徽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大红印章的身份证。

朝鲜最高层的身份证是金箔镌刻的党身份证和印有国徽的内阁身份证。其中,党徽又象征着朝鲜绝对权力机关朝鲜劳动党的身份,这让无所不能的枪口也变得恭敬起来。另外,党统战部又被赋予了对南特务工作的特殊性,更让手握赤化统一武器的士兵感到神秘莫测。即便如此……

图们江畔的中国界碑。

“您为什么接近国境?”

中队长上上下下打量着我,问道。他似乎怀疑我略显稚嫩的年龄与身份证的厚重不符。

“我本来要去茂山市党组织做干部工作,天太晚了,又冷得厉害,我就想找个军营,睡一觉再赶路。”

“不对吧,您的脚都踩进江里了!”

突然,刚才查处我们的倒霉鬼士兵大声喊道。我断定,这样的时刻胆量比什么都重要。

“你这个笨蛋!竟敢拿枪口对着我?刚才要不是忍住,我真想揍你一顿!”

中队长做出简短的指示。

“打电话给茂山市党组织,问问统战部是否有人来做干部工作。”

我感觉浑身瘫软了。朋友正在火炉前搓手取暖,这时抬眼看了看我。他的眼神仿佛在说,完了。天啊,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事情!

“中队长同志,停电了,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