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和体育老师直男睡觉

综合媒体

疲,黄渤还得赶去某视频网站录制网络首映礼,一直忙到天亮。“没办法,我就那么一天时间,第二天还要去《鬼吹灯》拍戏呢!”黄渤说。

“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脸皮真厚,下午见了一拨记者,晚上继续见这拨记者,‘人生若只如初见’。所有人都问票房,我开始有点畏手畏脚,到底说哪部好呢。后来我会说,‘我现在在这部电影发布会上,当然看好这部啦!’”

这一路真是想想都醉了

为了平衡各片的关系,黄渤动足脑筋。“一部电影花费那么多,谁都希望电影能有好结果。我很早前就跟导演们说,多花点钱多花点精力在宣传上,这样才对得起我们那么累拍戏。只要需要我做宣传,只要我还能安排出时间,哪怕不睡觉我也会去!”

如今电影宣传各出奇招,最近流行的就是上热门综艺节目。“有些节目也邀请过我,一来我真的时间调不开,二来比如唱歌类的节目,如果没有把握,还是算了吧。”可是为了宣传电影,黄渤连着上了《中国好声音》和《爸爸去哪儿》。

黄渤踢馆《中国好声音》的好戏将在9月19日播出。“在《心花路放》里,我的角色曾在大理当歌手,唱的一首《去大理》。后来他为了给爱人稳定的生活放弃了歌手生涯,电影就是一个寻回自己的故事,上这个节目算是比较合适。”黄渤曾经做过歌手,但处女座的他依然有着高要求。那阵子,他正在内蒙古拍《鬼吹灯》,白天拍戏,晚上回城就找卡拉OK练一晚上,连着练几天,结果来上海录节目的前一天,黄渤喊破了嗓子。“我起床时发现嗓子哑了,那个沮丧啊!”到了《中国好声音》的录制现场,黄渤老实说,“我对高音的把握还行,低音真是有点问题,还好导师们转过了身。”

为了《亲爱的》,黄渤和佟大为搭伴一起参加《爸爸去哪儿》当嘉宾。此前黄渤没去过新西兰,“听说只有四个小时时差,我一想挺近的,那就去吧。可是,我地理没学好,忘记新西兰是在南半球了。”这一通折腾,黄渤从内蒙飞北京再飞上海最后飞到新西兰,又坐了四小时车才到拍摄地,拍了大半天,黄渤马上赶飞机回《鬼吹灯》剧组继续拍戏。这一路真是想想都醉了。

我的脸有很多人的故事

“三部戏,三个角色,就像是妈妈有三个孩子,我能偏心谁呢?我必须都爱他们。”看似嬉笑怒骂很多年,但黄渤却是心思细密的人。他在《痞子英雄2》里的戏并没有赵又廷和林更新多,但他依然为这部电影卖力宣传。“很多人说黄渤人缘好,我想是因为我愿意替大家着想,拍电影谁都不容易。每一部电影对我来说,可能只是三分之一,但我对每一部电影来说,都是百分之一百。”

9月2日,《申》报记者不仅参加了《痞子英雄2》和《亲爱的》发布会,还受邀提前观看《心花路放》。一天见到三个完全不一样的黄渤:失意的黄渤,坚韧的黄渤,痞气的黄渤,倒也是百看不厌。黄渤是天生的演员,有的演员演来演去都是他自己,但看黄渤的电影,他可以让你忘记这是黄渤。“可能真正的我,没什么特别坚持的,而有些演员本身就很完美,坚持自己也没错。”

做演员前,黄渤干过很多行业,歌舞厅领舞、驻唱、工厂老板、配音演员、小龙套,最后成为现在让电影公司抢破头的黄渤。那么多年到现在,他从没有流露出“我牛X了”的情绪,“怎么说呢?我没什么好得意的,你看我没时间睡觉,没时间回家,这有什么好得意的呢。”

“如果说得意,可能大家现在能认我这张脸,我的脸有很多人的故事。”黄渤说。

换一换都有新鲜感

黄渤的三片联映中,《心花路放》比较大胆,大胆在于,宁浩没有让黄渤去重复以前的角色。

宁浩对黄渤一直很大胆。徐峥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黄渤是在《疯狂的石头》剧组里,“当时看到黄渤,我心想,现在演员的门槛也太低了。”然而,就是这么一部戏,让徐峥立马对他改变了看法。

宁浩和黄渤合作过六次,宁浩、徐峥和黄渤的“铁三角”合作了四次。这十年间,三人都成了电影圈的中流砥柱,总算依然“在一起”。“我们经常是这样(操作)的,我会有一个故事,先不写下来,而是拿这个想法去跟他们沟通。因为我们都是邻居嘛,住得很近,直接就说我有什么想法,感觉适合谁,聊完后就可以去写剧本了。”宁浩告诉记者。“最初所有人都觉得,黄渤应该演外向的花花公子,徐峥应该演失意的‘不高兴’。可能大家看到的黄渤每次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其实他还是蛮多层面、蛮丰富的。而且我觉得原先设定太没想象力了,他俩是非常优秀的演员,如果换一换都会有新鲜感。徐峥没试过演这么嘚瑟的一个人,但这次演得非常出色。”

我们的世界越来越软化

《心花路放》的宣传一直很man,甚至“直男”。有人说,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