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中印对峙印度撤兵没 印度拒不撤兵怎么办

综合媒体

毫不客气,不管啥话题,最后总能拐到所谓的中国侵略上,根本没有交流的诚意,而真正的受害者中国人,却一直在躲闪、回避,显得理亏。

为了渲染悲情,印度人还炮制出了安理会让贤说——印度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让给了中国。

印度明星政治家兼作家沙希·塔罗尔就这样认为。他在自己的一本名为《尼赫鲁:印度的创造》一书中言之凿凿: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美国曾提议将国民党当局占据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让给印度,遭到了尼赫鲁的拒绝,尼赫鲁主张应当让给新中国。

塔罗尔还煞有其事地宣称,多个印度外交官曾看到了相关的文件。塔罗尔曾是国大党的内阁部长,又是一名畅销书作家,还曾在联合国任职,现在则是一名国会议员兼网络大V。以前联合国高官之尊,拉上了印度外交官,为这一传言背书,更增加了它的可信性。因此,所谓的安理会让贤在中国鲜为人知,在印度却是广为流传。

印度人有时候“天真”得可爱。2014年底,印度知名智库德里政策集团举办了一场亚太安全研讨会,邀请了众多亚太地区现职或退休高官,其中包括一名中国退休外交官。提问环节时,一位头缠黑布身材瘦长的锡克小哥一脸严肃,语调低沉:“当年印度将安理会席位让给了中国,为何现在中国不支持印度入常?!”

老于江湖的这位中国外交官对付此类问题自然游刃有余,一番太极之后就推过去了。锡克小哥的目的或许不是为了讨个答案,而在于表明自己乃至如他一样的印度人愤懑的态度。

印度人走不出战争的阴影,总是在舔舐自己的伤口,不仅是为了激励自己“报仇雪耻”,还有更为深层次的考量——1962年,已经成为印度社会的主要黏合剂。

黏合

历史上,印度并不是一个国家,它的内部四分五裂、矛盾对立突出。一涉及到内政,马上就会有印度教徒和穆斯林、高种姓和低种姓、北方人和泰米尔人、印度人和东北人等区分,利益难以统一。只有涉及到1962年、中国或者巴基斯坦时,印度人才能从他们的分歧中稍稍摆脱出来,凝结在一起。

《独立后的印度》一书提到,民族团结曾是印度独立之初最为严峻的问题。这一问题,却因为1962年的中印战争得到了缓解。

澳大利亚记者马克斯韦尔在中印战争期间是一名常驻印度的记者。他在《印度的中国战争》一书中写到,战时印度空前团结,以至于印度政府推迟成立了原本用于推动民族融合的委员会,它认为中印战争已帮自己实现了民族融合。无可取代的民族融合剂的神奇效果,也使得印度精英不仅不愿意忘记1962年,反而一直在渲染并不停制造新的仇恨和对立。

所以,在印度历史上,1962年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年份,它是印度历史的转折点,也是印度人民族荣辱感的激发点。常有中国人为了照顾印度人的感情,不愿意提起1962。殊不知,回避并不意味着问题不存在,更没法消灭问题。正视和重新认识1962年,以此为基础来与印度人打交道,才能真正摸清印度人的心理。

印度网友回应“抵制中国货”:“我想买不是中国制造的智能手机和电子产品,那么,有谁能告诉我一些品牌名字吗?”

对待校园欺凌 "打回去"是最愚蠢的方法

6月24日晚,有网友曝光北京市延庆二中一学生厕所受辱视频,引发舆论的高度关注。一名学生被逼迫用手抓起坑内的粪便,还要求舔手指,可谓是受尽侮辱。针对这种情况,网络上发出了“打回去”的声音。可是,对于几名未成年施暴者打回去,真的能够解决问题吗?

从处罚结果来看,因为涉事学生属于未成年群体,相关的法律法规大多只能进行罚款,不能实施真正有效的惩罚。而学校对7名涉事学生中2人给予留校察看处分、4人给予记过处分、1人给予严重警告处分,对实施欺凌行为的学生的家长进行警示谈话。这样的结果,也很难让公众满意。正因为如此,网上流传了“以暴制暴”的声音,不少人开始要求对施暴者进行同等的伤害。对施暴者进行必要的惩罚自然不可或缺,但任何的惩罚都应该有底线,需要有基本的法律底线。如果,对于施暴者实行“打回去”的暴力,不又是另外一种“施暴”?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基本的自控力,对于一些行为的对错,有起码的价值导向。能够控制自己愤怒的情绪,能够采取理性的态度来解决问题,才是正确的选择,而不是以暴制暴来解决暴力,这种法外暴力只会制造更多的暴行。

就事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