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同性恋强制治疗案 同性恋惹谁了

综合媒体

家里逃了出来,跟男友一同逃到另一城市,开始了漂泊的打工生活。

漂泊的这半年里,还是常常夜里会惊醒吓了一身汗。

余虎了解到2014年北京海淀法院一例同X恋治疗的诉胜案,当事人因为被心理机构电击治疗后起诉该机构胜诉了,法院还把“同X恋不是一种疾病”写进判决书中。

余虎觉得他被精神病院强制治疗,对他造成的伤害甚为严重,医院的这种违法行为需要得到相应的处罚,决定拿起法律武器维护权益。

2016年5月17日,余虎委托来自河南的公益律师黄锐为其代理律师,向河南省驻马店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状告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侵犯其人身自由、对其进行强制治疗。

6月13日,驻马店驿城区人民法院正式宣布立案。

黄锐律师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我国法律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不被侵犯,包括医院和亲属在内的他人均不得非法限制其本人自由。在本案中,医院拒绝听取当事人本人意愿而进行强制医疗行为属违法行为。

法院当庭宣布择日再审,目前证据对余虎有利

9月21日,驻马店市驿城区法院对余虎状告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侵犯其人身自由、对其进行强制治疗案,进行了第一次开庭审理。

据悉,开庭审理前,法官与双方律师进行会面,由于原告方向法院申请调取公安机关出警记录,法院认为该证据是本案关键性证据,决定推迟审理,原被告双方均没有异议。

目前,法院调取证据后将择日再审,再审开庭时间未定。

余虎代理律师表示,此次会面中见到法院调取的当事人病历,其中写名当事人余虎在住院时为“非自愿治疗”且备注为“防止逃跑”,此证据明显表明被告医院涉嫌违反《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关于“自愿原则”的规定,对余虎相当有利。

关于出警记录是指当事人余虎被关19天无法从精神病院出来,志愿者报警,警察出警一起与院方交涉,才得以出院。

来自同志组织的志愿者和驻马店本地居民今早也赶到庭审现场旁听开庭,志愿者表示“同X恋早已不被认为是病了,医院的的治疗行为应该负法律责任,希望法院可以公正判决”。

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负责人燕子表示,这么多违法行医的现象存在,卫生部门至今仍没有相关的监管政策,导致大量同X恋者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需要尽快彻底对同X恋病化的描述,跟上世界卫生组织的医学标准。

“同X恋被精神病”案延期开庭 曾被强制治疗19天

(原标题:“同X恋被精神病”案延期开庭 曾被强制治疗19天)

河南“同X恋被精神病”案延期开庭

当事人申请调取新证据曾“被精神病”强制治疗19天

因是同X恋,河南男子王明(化名)被人送到驻马店市精神病院“强制医疗”了19天。从医院脱身后,王明将精神病医院告上法庭,要求医院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抚慰金1万元。该案本应于21日开庭,但因王明一方申请调取新的证据,案件推迟审理。

同X恋者“被精神病”19天

王明同X恋的事实被妻子发现后,2015年10月8日原打算与妻子办理离婚手续,但却被几个亲戚突然绑住,随后送到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

王明说,亲戚们似乎跟医院已经打好了招呼,在把他带过去后,没进行任何沟通、检验,直接就把他绑到了精神病房的床上。医院不顾王明解释,以“性偏好障碍”的名义,对他进行强行治疗,并且经常强迫他吃药。

王明被安排在隔离区的病房,他一直想找机会出去。他的朋友得知他被关在医院后,每天都跑到医院要求看望但都不被允许,随后他们在当地报了警,让警察到医院来处理医院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强制治疗的情况。2015年10月26日,医院才妥协让家人将其接回家。至此他已被强制治疗19天。

称在医院遭受精神侮辱

王明回忆,医院里的人会当着他主治医生的面说他是同X恋,“他们看我的眼光非常奇怪,还有人嘲笑我,我能感觉到他们看不起我。”

王明说,精神病院里一些人明明知道他是男的,但仍然脱掉他的衣服,说要看看他“是男还是女”。还有一些护士也在嘲笑他“竟然喜欢男人”。

王明回忆:“他们刚开始让我吃药,然后说要对我进行烟雾治疗,因为看到有人因为不好好吃药被打,我选择了顺从,觉得自己挺懦弱的。”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