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阳网 » 文体娱乐 » 体育 » 正文

陈倩兴奋剂违规 相关成绩已被取消

2017-06-05 综合媒体

《黛玉传》,是以古典名著《红楼梦》改编的大型古装电视剧。 如果说《水浒传》写的是义;《金瓶梅》写的是欲;《红楼梦》写的则是情。 一部《红楼梦》写尽了世间之情。《黛玉传》不羡大海的磅礴,只取青春的眼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以黛玉为视角,以宝黛之情为总纲,精心的将《红楼梦》复杂纷纭的故事重新编织,呈现在观众面前。 该剧从黛玉在扬州写起,进贾府所遭遇的冷遇;患难中和宝玉的爱情;来至家族和宫廷的重重阻挠;宝黛在爱情中的成长和失落;家族覆亡中十二金钗命运的沉沦和逆转。

吃了兴奋剂的战斗民族,奥委会也管不住

四年一次的奥运会上,美国和俄罗斯从来是最不缺乏关注的两个国家。1952 年到 1991 年解体前,苏联就已经拿到了 1204 个奥运会奖牌,直到如今都仅次于美国的 2681 个。而建国才 20 多年的俄罗斯,现在也已经收获了 520 枚奖牌,凭借着参加的寥寥数次奥运会,奖牌总数已经在全世界排名第九。

2014 年的索契冬奥会,俄罗斯不负东道主之名,一口气拿下了 33 个奖牌,成为当年之最;美国只拿了 28 个,位列第四。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俄国的排名还有希望往前靠——只要它能从这次的兴奋剂丑闻里脱身而出。

前几日,俄罗斯内部人士格里戈里·罗琴科夫在《纽约时报》上曝光内幕,说俄罗斯在 2014 索契冬奥会上“有组织地给运动员使用兴奋剂”。

罗琴科夫原本是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RUSADA)的前负责人,从 2005 年起就在实验室里工作了 10 年。他说自己研发出了一种新的违禁药,看起来是一杯鸡尾酒,但实际上里面包含了三种同化类固醇——群勃龙(trenbolone)、替诺龙(metenolone)和氧甲氢龙(oxandrolone)。这个药可以帮助运动员们快速恢复体力,即使经历了连续几天的比赛劳累也能保持在巅峰状态。

而研发新药只是第一步,要把药送进运动员体内还不被检查出来才是最重要的。罗琴科夫说这整个过程有多部门合作,环环相扣,“像瑞士钟表一样精确”。

运动员的兴奋剂检查是通过尿检。他们把尿液放在特制的小瓶子中,然后送到实验室集体检测。瓶子一旦关闭就会自动上锁,如果强行打开则会破坏安全码,防止有人中途调包。但是俄罗斯的特工们使用了一种罗琴科夫至今都没搞明白的方式,能在不破坏安全码的情况下打开已经上锁的瓶子。

罗琴科夫和他的同事会在深夜溜进尿液样本中心,偷走俄罗斯运动员们的尿液,让特工们把瓶子打开后,再把不带兴奋剂的尿液替换到瓶子里。这一切流程都在厕所完成,一直忙到天明,如罗琴科夫所说,“当大家正在为奥运冠军欢呼庆祝时,我们正忙着换他们的尿液。”

俄罗斯队中,三分之一的奖牌得主都出现在罗琴科夫的尿液替换名单上,包括雪橇比赛中拿了两枚金牌的祖布科夫( Alexander Zubkov),以及越野滑雪中的列赫科夫( Alexander Legkov),拿了金牌和银牌。但也并不是所有用了兴奋剂的运动员都拿了奖,比如女子冰球队在比赛全程都喝了这种神奇的鸡尾酒,但在四分之一决赛时就全军覆没,最后只拿了第六名。

这也不是俄罗斯第一次被曝出国家级的兴奋剂丑闻了。2015 年 11 月,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就发布了一篇长达 323 页的调查报告,说俄罗斯有“兴奋剂文化”,政府官员和检测机构串通合作,有体系地帮助、甚至逼迫运动员服用兴奋剂。

报告指控当时还是负责人的罗琴科夫,说他是这个“兴奋剂体系”中的核心人物。报告中称罗琴科夫除了接受、要求运动员对他进行贿赂,并帮忙掩盖药检的阳性结果以外,还对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承认了自己销毁了 1417 个尿检样本,就是为了阻止事实被揭露;报告还提到了罗琴科夫用“干净”尿液替换含有兴奋剂成分尿液的事。但当时的罗琴科夫否认了所有指控,并且大骂报告的作者是“白痴”。直到事情闹大了,他被迫辞职;为了逃避俄罗斯的封口追杀,又遁走洛杉矶后,今年他才承认了大部分指控,除了“收取贿赂”这一条。

这份报告出来后,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立马被取消了检测资格,国际田联和世界反兴奋剂组织也开始全面调查俄罗斯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