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13岁女孩偷超市巧克力 13岁偷巧克力该判刑么

综合媒体

13岁的Hello Work

13岁的Hello Work,又名<工作大未来-从13岁开始迎向世界>,原本是日本知名作家村上龙的作品。在2012年初,该书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故事主角小暮铁平由松冈昌宏饰演,是梦想进入“搜查一课”的35岁刑警。有一天,他突然穿越回到了泡沫经济时代,遇到了13岁的自己。他希望通过努力能让成年后的自己成为王牌刑警,于是开始对自己进行再教育。在此过程中,他体验了各种各样的职业。剧中介绍的职业超过15种。

原标题:偷巧克力女孩自杀,真相到底是什么?

几块巧克力如何跟一个13岁女孩的自杀扯上边,一起群体聚集事件有怎样的诱因,两个问题都指向了复杂现实图景,也都需要明晰解惑。作为公众包括那些现场聚集者,也不妨多些等待真相的耐心。

2015年年底发生在甘肃金昌市永昌县的13岁女孩跳楼事件,持续引发舆论场的撕裂。据报道,事情是因12月28日女孩偷拿超市巧克力被店员发现后要其家长赔付,家长又责打女孩而起。女孩跳楼后,其家属到超市讨要说法,又于29、30日衍生群众聚集事件,且发生殴打警察砸警车行为,金昌市市长也在冲突中受伤。目前,永昌公检法等四部门联合发通告敦促在逃嫌疑人投案。

13岁孩子从17楼绝然一跃,留给世人无尽的痛惜:几块巧克力跟一个生命骤然消失扯上关联,这在现实逻辑层面有太多可待回溯的空间;女孩自杀,跟千人聚集间究竟又存在何种关联,也让人捉摸不透。这些信息的缺失,让这起事件变成一块“罗夏墨迹图”,集结其上的各种说法流布。

对公众而言,无论几块巧克力怎样作为引线把剧情导向了女孩之死,结局都是沉重的,而要告慰逝者,至少不能让其生命告结于那么多未知的情景与细节。

可迄今为止,公众无法从当地官方的发声中,看出那些关键性信息。如涉事超市人员究竟有没有对女孩进行恐吓与羞辱,是否有“偷一赔十”的规定,女孩坠楼后超市老板有无如传言说的赔其父母85万元等,这些都成谜。正因如此,事情在网上衍生出多个版本:有人将其塞进冉阿让偷面包的故事模型中,也有人归因于生命教育匮乏。

未成年人的尊严,商家的权益,对生命的敬畏,舆论围绕这些事后诸葛式的分析与争论,无法挽回女孩的生命,却复杂地呈现了人们诉求在个中的投射。在这事上,起码的是非应该明晰:偷东西不占理,家长见面责打也属教育方式失当,而超市方面在“中国式处理”之下,完全可选择更温和的侧重教育的处理方式,这看起来有些道德苛求,可将一件本可淡化处理的偷食之事道德成本抬得过高,很可能让一个孩子的尊严无法承受。

而今,事情多重可能性中的最坏一种可能,在不明不白中发生,但让公众同样不明白的,是事件为何最终衍变为上千人聚集。永昌县当地官员表示,29日是坠亡女孩家属讨说法,引起群众聚集围观,部分不明真相人员起哄并冲击超市;30日数千名群众再次聚集,在少数不法人员煽动下冲击超市大门,围攻公安干警等。

法治社会语境下没有“法不责众”,冲击超市以及打砸公共设施的做法必须受到惩处。但除此之外,到底怎样来对持续两天的群众聚集事件进行描述,怎样厘清群众聚集最终酿成冲击与打砸事件的真实原因?

说到底,一个13岁女孩的自杀究竟连着哪些草蛇灰线,一起群体聚集事件有怎样的诱因,这看似两个问题,却都指向了无法被简化陈述的复杂现实图景,这也都需要明晰解惑。对于寓于各种细节中的真相,当地政府当尽快着力还原和公开,让“不明真相”者看到彻底的真相,而媒体也不妨把调查笔锋指向其中。而在真相浮出之前,作为公众也不妨多些耐心,等等真相,少些臆断先行与信口指责,避免对涉事几方可能无妄的伤害。

小女孩因为偷巧克力跳楼是真的吗 是真的,其实我觉得挺可笑,首先这已经算偷了好么,13岁和我一样大,我都上初一了,老师和政治书上怎么可能没讲过偷盗?女孩自己偷东西被家长打骂,面子挂不住跳楼有什么好稀奇的,我一个同学小学五年级偷了别人一百多代伙费还有别的东西,马上被叫了家长,当全班面道歉,我怎么不见她想不开。而且店主没有报警也是为了女孩好吧,毕竟叫来警察可能会留下案底,会影响女孩的一生,选择私了也只不过是要求赔偿了被偷物品的价格。还有女孩母亲也不应该打骂孩子,让孩子留下心理创伤,明明错不在超市,还有脸拿女孩尸体去索赔真是可笑,不如说是想最后在利用女儿赚一笔钱,也不看看女儿的在天之灵怨恨的到底是谁。当然事情尚未验证,只是陈述自己的观点罢了,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