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阳网 » 新鲜资讯 » 万象 » 正文

贩卖萤火虫年入百万 萤火虫面临新威胁该重视

2017-06-07 综合媒体

《樱花草》是公视2006最温暖的电视剧《米可,GO!》的主题曲和中视2006年电视剧《星苹果乐园》的插曲。在每个幻想成为公主的女孩的心中都有一株樱花草的存在。那是一种能够让人得到幸福的美丽之花,但同时也是让人失去真爱的恶魔之花。在公主的眼中,只有王子的存在,却从来没有发现身旁一直默默守护的骑士!而当公主伤心难过时,骑士却是她唯一的依靠!公主是被心爱的人宠爱,才会获得真正的幸福!当你还在追求幸福的同时可否停下脚步,回头看一眼,兴许身后的人才是你恋爱的归宿!

贩卖萤火虫,一年竟能赚百万

原标题:贩卖萤火虫,一年竟能赚百万

贩卖萤火虫年入百万 萤火虫面临新威胁该重视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在乡村的夜晚,人们在捕捉萤火虫卖钱。

付新华供图

贩卖萤火虫年入百万 萤火虫面临新威胁该重视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虫头”分拣好的萤火虫。

付新华供图

5月到10月,是贩卖萤火虫的“旺季”。

不过今年,濒危物种基金成员、萤火虫生态线联合发起人岳桦心情却很不错,因为就在上月底,淘宝网将野生活体萤火虫纳入禁售商品管理范畴,他激动地赶紧截图发到朋友圈。

这几年,岳桦和他的伙伴们一直致力于萤火虫保护,并试图挖掘这条隐蔽的利益链。淘宝网这条通知的出台,在他看来堵住了一条“野外捕捉-贩卖-商业展出”的关键渠道。

同时,被称为“中国萤火虫研究和保护第一人”的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技学院副教授付新华,在接受钱报记者采访时坦言:“我国萤火虫种群总体数量下降很快,个别种类濒临灭绝,已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况。”

随后两周里,顺丰等快递都陆续关闭了萤火虫活体运输业务,萤火虫的保护,在今年让人们看到了希望。

日渐消失的萤火虫

“由于萤火虫人工养殖的业态不明,相关养殖证管理制度也较为地方化,淘宝网对此并无确切的审核能力。因此,若卖家声称其为人工养殖产物,淘宝网不予认可,视为野生产物处置。”看到淘宝网的消息后,岳桦很兴奋,似乎看到了萤火虫像过去那样在夜间漫天飞舞的希望。

近十多年来,这种小昆虫,在群体和种类数量上都明显降低,几乎从人们视线中消失。据付新华调查,95%城市孩子没见过萤火虫,几乎99%以上的农村群众都认为萤火虫是害虫。

岳桦也发现,除了一些较偏远的山区还能零星看到,很多地方因农药污染等问题,导致有“环境指标生物”之称的萤火虫几近消失。与之相反的是,越来越多的商业活动上开始出现萤火虫的放飞环节,甚至会以“人造萤火虫主题公园”来吸引人群。

“那不是放飞,是在加速其死亡,甚至加速这个物种的消失。” 岳桦和很多环保人士都对此异常反感。人为捕捉贩卖,已是萤火虫所面临的新威胁。

付新华在《2016中国萤火虫活体买卖调查报告》(下称《报告》)中提到,2016年野外萤火虫捕捉区域主要集中在江西赣州、海南屯昌、云南西双版纳,与2015年和2014年的调查结果基本一致。岳桦则发现,除了以上三地,还有广西南宁周边以及云南景洪。

据相关统计,2014年到2016年举办过萤火虫放飞活动的城市,主要集中在华南、华中、华北和中部地区,每年举办的城市都在增多。近三年,萤火虫商业活动前两位的是广东和浙江。

在淘宝网发布那则通知当天上午,记者在淘宝上还能搜索到贩卖萤火虫的店铺信息。淘宝页面信息显示主要发货地为浙江、深圳、广州等地,而实际上卖出的萤火虫均来自江西和云南等地。禁售通知下发后,绝大多数与活体萤火虫相关的店铺商品已被下架。

“虫头”的生财之道

岳桦的家乡就在这条链条的源头之一——江西赣州宁都县,国内捕捉贩卖萤火虫的重要输出地。

他说,萤火虫的买卖渠道分为线上和线下。

“宁都小布镇,应该是国内捕捉和贩卖萤火虫产业的重要源头。”对于萤火虫产业链,岳桦跟踪了两年。

2015年之前,对贩卖萤火虫,人们还没有那么抵制,岳桦很容易就找到了宁都当地最早捕捉和贩卖萤火虫的“虫头”。

经过与“虫头”、中间人以及村民的接触,岳桦发现“虫头”是到周边村庄去收购萤火虫,每只价格0.5-1元。

一开始没人相信萤火虫可以卖钱,但当“虫头”在邀请一些村民吃饭、免费发捕虫用的网兜和现场支付钱款后,捕虫大军随即暴增。

岳桦和付新华都曾在调查时看到,每当傍晚,成群结队的村民带着孩子骑着摩托奔向山间田野,他们不停闪烁摩托车尾灯吸引萤火虫,借此一网打尽,“萤火虫发光和向光是为了交配繁衍,这样一网打尽,很快就断了种群延续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