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阳网 » 文体娱乐 » 文化 » 正文

杂说四原文及翻译 杂说四几个字

2017-08-06 综合媒体

伯乐本名孙阳,一说他乃赵简子御者,善相马,字子良,又称王良。他是春秋时代的人。由于他对马的研究非常出色,人们便忘记了他本来的名字,干脆称他为伯乐。有同名歌曲《伯乐》,由歌手林宥嘉演唱。

用人与选才

原标题:用人与选才

■居欣如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国梦,需要各式人才;上海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更是求贤若渴。现在,正是育人、用人、出人的大好时光。在此之际,学习对照一下古人的论述,对当前用人和选才,是有不少警示作用的。

唐宋八大家之一韩愈《杂说四》中说到用人的名句:“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伯乐,秦穆公时人,姓孙,名阳。善相马之人。人称:“伯乐一过冀北之野,而马群遂空。”意即良马都被选走,而且是“伯乐一顾,价增三倍。”这说的是,有才之人被识得,身价大大提高。

诚然,相马与知人不同。以伯乐相马比喻当今之用人,自有不同之处;但用之于选才和用人亦有不少可比之处。

智,莫难于知人。只有知人,才能善任。究竟应当怎么选才呢?

孔夫子在《孔子家语·子路初见》中说道:“相马以舆,相士以居。”即观察马好坏,用以拉车,好不好,遛遛看;相士大夫的好坏,则任以职务。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在实践中证明其优劣。韩愈在《原人》中则说道:选人关键是“是故圣人一视而同仁,笃近而举远”,即在选人中一定要看人无偏颇,无亲疏,一视同仁。因为亲近的人中有贤士,疏远的人中也有俊才。关键是“举善而任之,择善而从之。”

对照古人的上述论述,可以发现,目前在用人和选人问题上存在一些不正之风。

一是某些地方和部门任人唯亲,封官许愿,拉帮结派,跑官要官。某些领导口口声声喊缺少人才,却又看不到人才。苏轼曾讲道:“天下未尝无才,患所以求才之道不至。”关键是要不拘一格用人才。

二是选才只求气味相投,不讲是非原则,不讲德才兼备、以德为先。某些领导以选才、用人为名,专门喜欢选用溜须拍马、讨好奉承的人。正正派派讲原则、埋头苦干、不徇私情的人看着“触气”,专搞拉拉扯扯,叽叽喳喳,到头来,反说别人“相容性差”、“难相处”,将人拒之门外,视为异类。

三是选才只在圈子内选人。就看见自己眼皮底下的几个人——子女、亲属、秘书、朋友、亲信,甚至司机,更恶劣的还选二奶和情人,也视为人才,加以重用。弄得一个地区、部门,或一个单位乌烟瘴气,鸡飞狗跳,真正的人才视若无睹,被排斥在外。

四是搞形式的一套。选举、投票、划钩、打分,做得像模像样,实际名单早已内定。走形式的一套只是给群众看的。

上述种种,正是用人选才之大忌。应当“革去旧例”,倘在用人和选才问题上走不出封建世俗的影响,见不到自由、平等和公开的阳光,贤士才俊就会如韩愈所说的“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安求其能千里也”。

对于我们党的事业来说,选什么人、用什么人是一个关键问题。千秋大业在用人。古往今来,国以人兴,政以才治。用好的作风选人,选作风好的人,要把“德才兼备”的优秀人才提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现在,在用人上更具体地提出,“不让老实人吃亏,不让投机钻营者得利”,体现了一种政策,树立了一种作风,显示了一种形象。这才是坚持了正确的选人用人导向。当然,导向明确了,关键还是靠真正落实、贯彻执行。唯有如此,才能唯才是举、人尽其用。

澳媒:安倍为何对中国再伸橄榄枝

参考消息网7月11日报道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7月9日刊发日本智库亚太倡议组织负责人船桥洋一以及该组织研究助理哈里·登普西的文章《特朗普的威胁迫使日本和中国拉近关系》称,近日日本首相安倍频繁示好中国,两国关系有所缓和,但要实现昔日的中日友好,日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章称,最近出现了有关中日两国可能和解的揣测。6月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发表演讲时出乎意料地宣布:“日本准备(与‘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在此之前,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代表日本政府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国主管外交事务的最高官员杨洁篪访问了日本。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