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晁盖死因真相大白没死? 林冲为什么背叛晁盖

乱眼看世界

聚义亭,忠义堂,一个是聚义天下英雄毫杰,于朝庭对抗。一个是当皇帝孝子贤孙,两条道路,水火不相容。曾头市晁盖不死,必有内战。

晁章对公孙胜道:“先生试想,晁盖哥哥逝去,对谁好处最多?”

公孙胜心头大震,不由对晁章刮目相看。只是面不露色,道:“你怀疑宋头领?他那日只在山寨,并没下山,况且兄弟们皆知公明哥哥不会使弓。断不是他所为。”

晁章道:“我亦知不会是他亲自动手,但若安排他人呢?”

公孙胜道:“依贤弟看来,会安排谁来?若知道,只需将此人悄然拿住,细细拷问,定知详情。”

晁章道:“小弟只是胡乱猜想,其人是谁,并不知晓。只是现今梁山乃他一人独大,耳目极众,稍有不慎,恐性命难保。是以小弟只能暗中打探,绝 不敢明里调查。因见先生正义,是以敢对先生名言,还请先生能助我。”

公孙胜道:“保正哥哥待我甚厚,若当真死的不明不白,贫道自当追查。只是贤弟你千万小心,不可乱讲,只暗处细细访查便了。”

晁章允诺。暗地里留意各人情形,暂且按下不表。

且说林冲自那日吃了败仗回至山寨,因损了晁盖,心内惶惶。见宋江问过当时战场情形,老实讲了。时隔多日,见宋江并无问罪之意,才渐渐放下心来。

这日自大名回来,自有公孙胜在金沙滩迎接,当时大排宴宴,为卢俊义压惊。众头领无不兴奋,一来得了卢俊义等上山,二来得了许多钱粮马匹。大家欢声笑语,直似将晁盖之死忘记一般。晁章冷眼看着,也只得附和大家。

酒席散去,林冲回至帐中,正要睡下,忽报公孙胜来访,林冲忙迎了进来。见礼献茶已毕,公孙胜乞屏退伺候小喽啰,压低了声音,与林冲道:“今日贫道冒昧来访,实是有要紧事请问教头。”

林冲道:“但请公孙先生明示。”

公孙胜道:“请林教头将当日曾头市交阵之事再讲与贫道,实不瞒教头,贫道对天王哥哥之死甚是奇怪,只因史文恭在晁天王背后,这箭却怎地射中面颊?”

林冲道:“小可不敢相瞒先生,当日晁天王不听林冲劝阻,定要去劫营。我与天王分兵一半,他去劫寨,我自和几位头领留守。至于战阵情形,实不知。不过林冲也心中疑惑,按理说史文恭在背后,这箭却是无论如何也射不得前面去。更兼以药箭射杀,又将自己名字刻在箭上,有悖常理,林冲对此也百思不得其解。当时呼延将军和三阮、白胜、刘唐跟随,先生不妨问一下他们,必知当时情形。”

公孙胜道:“原来教头也疑惑此事,看来定有些蹊跷。只是此事事关重大,还请教头只自己知道即可,切勿外传,以保无虞。”

林冲应了。公孙胜告辞。

回至帐中,苦苦思量,心道:那三阮乃是吾加亮旧识,虽说无甚心机,但也不能就此问他兄弟三人,恐被吴用得知。呼延灼更不必说,铁定是宋江一路。倒是那刘唐先与保正相熟,只是此人头脑做不得机密之事,更兼有时口无遮拦,将如此重大之事告知,怕会害了他,更怕他会露了口风害了我。倒是白胜这人,虽无甚本事,却义气为重,彼时在大牢里宁死不供即是先例,又且位置底下,不易引起宋江等注意。更兼此人深得晁盖恩义,想来定会将实情告知。思来想去,迷迷糊糊睡了。

次日早起,公孙胜寻个由头,将白胜请入帐来,只把话来套白胜。白胜实诚,将那日交战情形备细说与公孙胜。果然不出所料,那时见史文恭杀将出来,晁盖急带众人回转,自是背对史文恭,那箭却射中面颊,果然蹊跷。

公孙胜细细思量,料定晁盖之死定是宋江派人射杀,并嫁祸史文恭。当下不动声色,叮嘱白胜不可对任何人提及此事。白胜钦佩公孙胜法术,自然诺诺连声。辞别自去。

又想道,宋江此人心计深沉,非一般人所能揣测。而自得了所谓的天书,日日与吴用一起研习。研习天书自然是障人耳目,那两人在一块商量些什么勾当,怕只有鬼知道了。想明白这些,不由得出些冷汗来。晁盖急公好义,仗义疏财,江湖中名头甚响。又救过宋江性命,与吴用乃过命的交情,此二人尚且不能容他,我与他们乃是泛泛之交,若真有事时,恐怕自己的分量远远不及晁盖,那时若阻了他们路,只怕死无葬身之地。

其实这种当面喊哥哥,背后下家伙的人多了去了。即便是现代社会也是如此,喝酒吃肉时候哥长弟短叫得不亦乐乎,第二天牵扯到自身利益时候一点都不会心慈手软。各位想想那李世民赵光义大人物尚且

展开全文